第1891章 终章,牺牲与新生 (ωoо1⒏υip)(1 / 1)

“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见过太多毁灭和牺牲,一个世界的沉沦并不代表什么,人类作为一个文明需要向前看,需要无视牺牲带来的痛苦。”皇帝的声音依然沙哑,在过去数不尽的时光中,他已经经历了太多,没什么东西能动摇他的意志了:“宇宙那么大,你应该去看看。”

徐逸尘的心灵中掀起了一场滔天巨浪,作为一个过客,他从未真正融入过这个世界,但在这个世界的经历,几乎重塑了徐逸尘的灵魂,当皇帝说出宇宙那么大,他应该去看看时,徐逸尘真的有些激动。

曾几何时,在灰骑士的记忆中,徐逸尘曾经为那些异域风光所倾倒,为头顶壮阔的星河而着迷,在那里有数不清的世界等着他游历,在路上也许有更多的朋友和敌人等着他结识,去征服,摆在徐逸尘面前的是一条通往更高维度的传奇之路。

那些已经逝去的巫王们,终身所追求的也不过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飞升之路,而现在只要徐逸尘答应皇帝的邀请,他就会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飞升者,脱离苦海。

只是,他真的能做到么?

徐逸尘的意志宛若飓风吹过两个世界,他看见了女巫爱菲拉尔脸上决绝的表情,他不知道他和女巫之间算不算拥有爱情,对于一个成熟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女人而言,他们各自的遭遇,让两个孤独的人在相处的过程中,互相拥有了一些好感。

但这种个人感情放在整个世界的悲剧背景中,就像一滴滴进了大海的墨水,微不足道,他们甚至没有时间互相交流,验证那抹若有若无的情愫。

徐逸尘将自己的意识贴近爱菲拉尔洁白如玉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这可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中感情波动最剧烈的一次,只可惜这个吻所代表的含义,是永别。

在爱菲拉尔身后,黄老邪依然狞笑着,徐逸尘轻轻遮住了那双赤红色的眼睛。

没有了那双眼睛,黄老邪看起来依旧是那个玩世不恭的**,明明有着滔天之功,却总是在自己晋升之前玩鹰,导致一直到到死了以后才被追封为大将。

“你是故意的对吧?你就是嫌麻烦,不想管那么多事。”徐逸尘伸手将黄老邪凌乱的衣领整理好,恐虐崇拜者那张狂的笑容放在黄老邪的脸上却不显得有多出格。

“我必须得感谢恐虐,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虽然只是一部分的你,但我知道这里面的装的就是你。”徐逸尘拥抱了一下黄老邪,银色火焰这一次没有任何阻碍的点燃了黄老邪:“我发誓,再也没有下一次了,这就是永别!”

徐逸尘再也承受不住自己心中的悲伤,将自己的意识散去,扩散到了大漩涡之外。

他看见高塔外那些守卫,活人和死人之间的界线已经模糊,战死者的遗体眼睛中还残存着希望,因为他们看见最后的画面是大漩涡依然在燃烧,而幸存者的眼神中却满是绝望,因为天空中巨大的裂缝已经蔓延到了这里。

百花瘟疫感染者的遗体组成一座茂密的丛林,恐怕将来任何进入这个世界的人都会被的吓的尿出来,因为每一颗树干上都长着人脸形状的浮雕,向外延伸的树枝全都朝向高塔方向,因为那里是感染者们失去意识前最后的目标。

在几具尸体下面,徐逸尘找到了肖政军的尸体,即使到死,他也依然紧握着自己的武器。

徐逸尘的意识向前飘荡,他看见了力竭的酒剑仙正仰躺在一颗高大的树冠上,眼神中满是坦然,他已经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他可以坦然的面对最后的结局,死而无憾。

他看见了愤怒的莱昂,狮王此时就像一只真正的狮子,在丛林中绝望的前进,徐逸尘相信即使是真正的狮王在这里,也会承认他的勇猛。

徐逸尘的意识略过了这片感染者组成的森林,然后他看见了绿皮大军,也看见了老相识点子哥。

尽管点子哥现在已经是个身高超过四米的超级绿皮,但它身上那股古怪的气质却未曾改变,徐逸尘在点子哥眼中看见了它对这个世界的蔑视,看见了绿皮们对战争的渴望。

很难想象,最后人类能迎来破局的曙光,是沾了绿皮的光。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努力都是毫无意义,正是人类前仆后继的牺牲,才把时间点拖到了现在,拖到了整个体系开始分崩离析,出现bug为止。

“你是个好对手!”徐逸尘用力拍了拍点子哥的脑袋,继续向前飞去。

在旧大陆上,他看见了维托丽雅,女武士面前强敌环绕,却依旧在痛饮烈酒。

作为一个战士,维托丽雅尽可能做到了纯粹,但这个世界容不下这样的战士,它终归是一出悲剧,没有为英雄而搭建舞台。

徐逸尘伸手抓了一下女武士的月匈部,他早就想这么试试了,他一直好奇那两处凸起是肌肉还是脂肪,至于结果么,徐逸尘觉得可以理解为什么维托丽雅的力量比现在的自己还要高了。

他飞过了基斯里夫王国的领空,随着玩家的撤离,这里一片狼藉,北部废土的绿皮们冲破了防御空虚的东线防御,长驱直入基斯里夫王国的腹地。

而没有了毛联邦人和皇室的指挥,基斯里夫人被打的节节败退。

徐逸尘看见了黄土区上空那巨大的黑洞,那是黑障区和两个世界接触的窗口,巨大的移民船就卡在了两个世界中间。

在更遥远的距离上,徐逸尘也看见了第六殖民舰队那几艘朝着不同方向飞行的护卫舰,他笑了起来,当整个世界都像一本书一样摊开时,就已经没有秘密了,他现在知道精灵们从何而来了。

徐逸尘抬起头望向太阳,曾经的晨曦之主,现在的光辉之主正在那里释放着自己的力量。

他不知道杨越凡现在在想什么,但阳光照射在徐逸尘的身上,让他感觉到了暖,就像那位老友从未离开过一样。

“这就是我最后的决定,伟大的皇帝陛下,他们未曾辜负我,我也不想辜负他们。”徐逸尘低声对皇帝说道:“我要留在这个世界,看着它重生,也许我的朋友们不会在回来,也许文明也不曾再次诞生,但我会在这里见证一切。”

“战斗永无止境,但战士终归有沉睡之地。”徐逸尘仿佛在说服自己一样:“这里就是我的应许之地。”

皇帝未再言语,但伟大的皇帝满足了一个战士的心愿。

火焰点燃了大地,燃烧着大海,进而蔓延到天空中的云层,银白色的浪潮席卷了全球,甚至点燃了黑障区。

伴随着皇帝的意志,徐逸尘所迸发出的力量震撼着整个世界,银色的火焰不断蔓延,最终和太阳连接在了一起,宛若超新星爆发一样,将银色的火焰扩展发散到整个空间。

那一天,整个宇宙都在燃烧。

地球上生灵在火焰和血河中融化,这些生灵都有原罪,它们早在第一次混沌入侵时就被邪神们所标记,但现在,徐逸尘的血徐洗刷了这些罪恶,它们再也不会受到邪神的威胁了。

地球上的灵魂得到了释放,数不清的意识在失去了混沌的束缚后,就瞬间消散在了这方世界,在无数次轮回中,这些灵魂早就残破不堪,只是在邪神的束缚下,勉强维持着人类的样子。

这也是为什么徐逸尘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觉得这个世界的极端分子很多,疯子很多的原因。

徐逸尘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不清,这一次,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凭借意志力硬抗过去了,因为现在席卷这方世界的火焰就源自于他,他是薪柴,而皇帝只是东风而已。

风不能凭空造火,只有薪柴可以。

那温暖的感觉,对徐逸尘而言就像回家一样充满了诱惑,他硬撑着自己的意识,只是为了多看一看这个世界。

他心满意足的看着充斥在世界内的灵能被焚烧殆尽,属于邪神的印记也都一一被清除,封锁着这个小宇宙的边界,伴随着黑障区一起消散在无形之中。

“这里将会成为帝国的新疆域,我的光芒将照射着它,让它不会再被邪神所俘获。”在徐逸尘弥留之际,皇帝的声音再次出现:“现在,你可以安息了,战士。”

可以了么?徐逸尘有些迟钝的思考着,仿佛连这句话本身的意思都无法理解了,他的思维已经开始涣散,但他依然本能的不肯放弃,虽然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了。

来自真实宇宙的璀璨星光照射在徐逸尘的思维体上,让太阳的光辉都不再耀眼。

这是我等待的东西么?徐逸尘费力的集中注意力,想要观察星光的来源,但徐逸尘残存的部分已经太少了

“安息吧,徐逸尘,你成功了,你拯救了这个世界。”一个温柔的女声在徐逸尘耳边出现:“我保证,我和你一起经历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徐逸尘,你现在可以休息了。”

好熟悉的声音,徐逸尘意识中的一部分在这声音中陷入了沉寂,但这种沉寂让他无比安心。

“我们赢了,徐逸尘,我们赌赢了,所有的牺牲都是有意义的,谢谢你。”一个阴柔的男声出现,徐逸尘下意识的就相信了对方所说的话语,虽然他已经记不起来他们到底赢了什么。

“如果还有机会,我要和你一起喝个痛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后干了什么,但是我原谅你了,就当做谢礼!”豪爽的女声伴随着拍桌子的声音,让徐逸尘更加困倦了。

“我以你为傲儿子,现在睡吧,这是命令!”一个徐逸尘无比熟悉的男声出现在他耳边:“战争也已经结束了。”

战争?什么战争?

徐逸尘的意识滑向深渊,还有更多的声音想和他对话,但他已经无法继续坚持了。

我是谁?发生了什么?

“睡吧,徐逸尘,睡吧,我会永远和你同在”

(全书完~)首-发:po18bb. (ωoо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