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万事俱佳(完)(1 / 1)

谋世狂妃 毕业两年 1319 字 10天前

宋凝予趁着宫子临走了,朝滟华伸出手笑道:“快,扶我起来走走,我都快不知道走路是什么感觉了!

滟华将瓜子扔进果盆子里,握着宋凝予的手,将人慢慢的扶了起来长叹道:“唉,看着人家生个孩子挺容易的,一段时间不见,孩子都会爬了,怎么到你这里这么久了,我干孩子还没生出来!”

跟在两人身后的宫女一阵揪心的紧张,生怕宋凝予碰着哪了摔着哪了,宋凝予走得很小心,每一步踩在脚下,她都觉得民在狂跳,就像是一只偷腥的猫一样,有一种快感。

她拽着滟华慢慢悠悠的走上了长廊,长廊曲曲折折,对于宋凝予来说,有些远,她随着滟华一路边走边笑,最后停在了那个没有墙面的长廊处,从那里低头,可以看见底下的万丈悬崖。

由于天气正好,所以此时看下去,那万丈悬崖也是一道优美的风景,天宫里满树的玉兰花都已经开得凋谢了,宋凝予坐在离悬崖远些的长栏上坐着。

她最近越来越喜欢发呆了,无论是谁在看着她,她都会陪着她说话,然后说着说着就开始发呆。

呆了一盏茶的工夫,滟华提醒道:“你赶紧回原位去,这个时辰了,以棠皇的性格也该到了。”

宋凝予拂开滟华的手笑道:“没事,我就坐一会,他来了我还是要坐一会的。”

滟华站在她身旁,咳了两声:“那个,你们聊,我突然想起来了,凤梧约我去看戏,我就先走一步了,啊对了,今天晚一点小医仙会来给你诊脉,你记得晚点睡。”

宋凝予一抬头就见宫子临脸色不大好的站在她面前,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

“你怎么又不听话?到时候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宋凝予望着对面起起伏伏的大海朝宫子临道:“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看见纯素就坐在轮椅里,坐在这里看书,每一次我经过的时候,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他朝我笑,朝我招手。”

宫子临微愣了愣,这些……他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听宋凝予说过。

“可是最近,我越来越看不见他了,偶尔醒过来的时候,还能看见他就坐在窗前看书,可是最近我已经连着好几天没有看见过他了。”

“你不会是因为纯素,所以才甘愿留在这里,不随我回去吧?”宫子临有些吃味的问宋凝予。

“怎么说呢?如果没有纯素,就不会有我现在的一切。”

“宋凝予,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是不是真如小医仙说的,一孕傻三年?这才刚开始你就傻成这样,以后那还得了?”

墨麒麟已经换上了一套女装,她站在宋凝予的身旁听她用悲伤而孤寂的语气来说着纯素,心里有些怀念,怀念那个如水一般洞悉一切的男子。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如纯素一般替她心算天下。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如宫子临一般,将她宠得无法无天。

“对于他,你不必觉得愧疚,他曾经与我说过,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另一个人只需要默默的接受就好,愧疚,是对他那些好的一种玷污。”墨麒麟着一身深绿色的女装,头戴步摇,腰佩纱环,步态生莲,颇有一派良家贤妻的风范。

宋凝予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一个你一直以为是男人的人,突然就穿着女装站在你的面前,而且还在与你说着育儿经,你该做何感想?

宋凝予听得一阵云里雾里,什么走走啊停停啊,休息啊,饮食啊云云,林林总总说了一大片,说到最后宋凝予靠着宫子临的肩膀沉沉的睡了过去。

宋凝予在宫子临从墨麒麟那里学来的法子上又开始变幻一新,时间慢慢的折腾,直到皇岛的冬天开始下雪,大雪纷纷扬扬,纯素的雪掩盖了一切。

宫子临正在宋凝予的寝殿里批折子,木莲替宋凝予端了安胎药进来,宋凝予喝过之后就睡着了,等她半夜醒过来,由木莲搀扶着出去走走的时候就看见宫子临正在客厅里批折子,那客厅里寂静得只剩下了笔墨染在纸上的声音。

放在宫子临脚旁的那个碳盆里,碳火已经停了下来,站在一旁伺候的宫女昏昏欲睡,一见一个阴影闪过顿时惊醒了,望着宋凝予迅速低头。

宋凝予拿了件披风盖在宫子临的身上,宫子临语气淡淡:“不必伺候我,你去陪着皇妻。”

见一旁没有声音,宫子临从折子里面抬起头来,却见宋凝予笑意盈盈的朝他笑得很开怀:“什么折子?你要批这么晚?”

宫子临将手放在碳盆前烤了烤才敢去碰她的脸。

“没什么事,只是北域重新修法,有些律法并不适合用在北域,所以在逐一观看和更改,你怎么醒了?不多睡一会?”

宋凝予抱着肚子敛着眉:“小家伙动来动去,我睡不着。”

“名字,女的你来取,男的就叫宫焰,火焰的焰。”宫子临抓着宋凝予的手搓了搓。

宋凝予抱着肚子点了点头:“那女孩叫宫容和吧,时辰不早了,你也别看了,那些事情不是还有风无心吗?千寻家的两个干女儿怎么样了?”

宫子临合上奏折,扶着宋凝予往龙床走:“风无心在折子上说了,已经有六个月了,会在床上开始爬了,小医仙说你临产期就是这两天,有任何不适就要说出来。”

宋凝予点了点头,躺在宫子临的怀里打了个呵欠,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里有大片大片的玉兰花缓缓而开,宋凝予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真实了起来。

她看见自己从玉兰花树下摔了下来,那个衣饰纯白的少年将她扶了起来,替她细细的包扎好伤口,他说,他叫纯素。

她站在亭子里,看着那亭子里面细细交谈脸上漫着欢喜的两个,转过身去,见纯素坐在轮椅里,轮椅慢慢的朝着她转了过来。

他问:“小徒儿,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就是你想要的?”

宋凝予回过头去,看见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点了点头,唇角边泛起一丝幸福的笑。

“师父,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那你还愿意跟师父走吗?”纯素朝她伸出手,那张干净的面庞上带着温柔的笑意。

宋凝予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要留下来,用我的余生来补足前生所缺失的快乐。”

线素淡淡的收回手他笑,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宋凝予的视线里:“小徒儿,要幸福。”

“嗯。”

当打破了重重艰难的困境之后,日子就会变得很平淡很平淡。平淡得相视一笑,都是一种如呼吸般不可缺少的愉悦。

彼此能够守住平淡的,才是最真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