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 第89节(1 / 1)

继妻 希昀 521 字 8天前

可再如何,这里是寺院,万不能做那等事。

慕月笙略微苦笑,只将她往怀里带,“我有分寸,且让我歇歇,明日一早我便走。”

次日,他便派人将团团和圆圆接回去,只说家里有事吩咐他们俩,姐弟俩只得离开。

崔沁便知是慕月笙的计俩,果不其然,入了夜,他便牵着她到了后山,沿着一条羊肠小道下山而去,见是一湖边。

一艘小船停在此处,慕月笙擒着一盏风灯,抱着她跳上船舱。

四周皆是林木森森,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亮光。

这湖如同陷在深渊,水面如墨,未掀半点涟漪。

上了船,慕月笙将灯给吹灭,只单手划桨,小船朝宽阔的湖面驶去。

大约两刻钟后,前方似有灯火冉冉升起,水天交接之处有火光跳跃,如同被镶成的金边。

“这是哪里?”

慕月笙用力将浆一探,小船以更快的速度朝前驶去,深长的涟漪缓缓朝两侧化开,映着前方灯火惶惶,泛起波光粼粼。

“这是运河与湖□□汇处。”

浆搁在船尾,慕月笙躬身入舱,将崔沁抱入怀里,啄着她的眉心,压抑许久的温情毫不克制的外露,

“沁儿,每年你的生辰,是我最高兴的日子,又是最难过的日子。”

“高兴这日是你的生辰,难过我曾在这一日将你丢了。”

四濑俱静,在这荒无人烟的地儿,他们如同一对戏水鸳鸯。

崔沁柔软的腰肢被他捞着,眼尾泛红,被眸眼的亮光拖出几抹冷艳,

“月笙哥哥,这辈子我都不后悔当初朝你奔来。”

即便一路坎坷,她终跌跌撞撞,收获一世温情。

他心神被她这话激荡着,久久难以自持,最后将她唇齿的滋味含下,发出一声缱绻的气音,

“我爱你,沅沅...”

“若有来世,换我奔向你....”

湖光粼粼,清风和煦。

微风卷起他的尾音,渐渐沉入水浪声里。

男人的练达沉稳,在此刻化作深渊的水流,一点点漫过她的呼吸,那浪潮渐渐将她淹没,她随水波浮沉不定,迎纳他的所有。

少顷,天际冉冉升起孔明灯,足足三千盏,贺她三十芳龄,如灯幕悬挂半空,煌煌灯火似星光从银河跌落,万花璀璨,绵延不绝。

渐渐的,所有孔明灯汇聚一处,如同一轮明月高悬半空。

一束天光透过山腰朝湖面一探,不见波澜,唯见一叶扁舟,误入藕花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