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至尊仙侣 第548节(1 / 1)

许是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意。

道祖走一步看百步,他饶是已经不在人世,甚至很可能连轮回都不复存在,他也一定要倾尽最后一抹力气,为后世之人留下可以力挽狂澜的瑰宝一旦开启护界大阵,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晏天痕道:“不知有多少人同意我们这么做。蔺玄之看了看他,说:“这个时候,谁若是不同意,便只有杀了他这一个法子了。晏天痕道:“真残忍

蔺玄之淡道:"等你看到九界成为煞物的天下时,就不会觉得残忍了。晏天痕耸了耸肩,又转念一想,道:“大哥,若是九界失控爆炸了,这可就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

个界爆炸,可是什么都不可能留下的。

纵然有魂魄,但势必会被炸地粉碎,化作天地尘埃,这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重入轮回的藺玄之揽住晏天痕的肩臍,低头在他额角轻轻亲了亲,道:“最后一天便就最后一天吧,好歹是生是死,我们都在一起,这就够了。

晏天痕会心一笑

正在此时,一股强烈的煞气从远处传来,越发靠近,晏天痕和蔺玄之同时抽出了剑,做好与之一战的准备,不料当人靠近的时候,定睛一看,竟然是藏地凤浪藏地凤浪白着一张脸,冲着晏天痕咆哮:“妈的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死了!晏天痕此时看到藏地凤浪,心情自然和以前不一样,他摸摸鼻子,走上前去,站在凤浪面对他眨眨眼睛

藏地凤浪扁着嘴巴,说:“你只能被我打死,不能去给别的煞修送人头。晏天痕抬起手,藏地凤浪下意识地往后一躲。下一秒,他的脑袋就被晏天痕给轻轻地揉了几下。

藏地凤浪:"???

藏地凤浪被吓住了。

晏天痕道:“对不住。

藏地凤浪呆若木鸡。

晏天痕说:以前是我误会你了,小浪是个好孩子,以前是。日后也是,是我错杀了你你若是恨我怨我,那便等着罪魁祸首被灭杀之后,我们再来算私账,你觉得这样可行不?藏地凤浪结巴了,说:“你、你怎么知道的?晏天痕道:“师尊留了煞阵,我和大哥进了煞阵,看到了多年之前发生的真相,便知道罪魁祸首,乃是圣人,你也是被他害了。”

藏地凤浪扁扁嘴巴,说:"你现在知道了,以前对我喊打喊杀的时候,可是从来都不听我解释一句的。

晏天痕更是愧疚,道:“对不起,都怪我了。是我对你一直都有偏见。蔺玄之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将晏天痕拉开,对藏地凤浪道:“你如今是否还会受控于圣人藏地凤浪一脸茫然,说:"我何时受控于他了?不对,罪魁祸首怎么会是圣人?圣人难道不是师尊亲弟弟吗?

晏天痕:“

蔺玄之:"

讲真,傻人有傻福,什么都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晏天痕语重心长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曾经被你咬一口的家伙?藏地凤浪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道:“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真是坏极了。晏天痕道:“那个人,就是圣人。你咬了他一口,给了他成为煞修的机会,他许是得到了什么秘法,很快就成了为祸一方的煞修,如今这个比你厉害百倍的煞修,就是圣人。藏地凤浪下巴简直要惊掉了。

蔺玄之说:“你和我们一伙儿,还是和圣人一伙儿?”藏地凤浪喃喃道:“我难道就不能自己一伙儿吗?蔺玄之看着他不说话。

藏地凤浪回过神来

“我要是选择不参加呢?

蔺玄之轻轻一笑,道:“我不介意这世上再少一个煞修。虽然杀不了圣人,但杀你一个还是没什么困难的。

藏地凤浪:"

他不应该在这里,应该在坟地。

藏地凤浪只好加入了。

晏天痕扫了藏地凤浪一眼,道:“那个冒牌货呢?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藏地凤浪表情不大自然,说:“他啊,他和我闹脾气了。晏天痕说:“你对他做了什么?”

藏地凤浪撇撇嘴,说:“我不就是说他是个冒牌货而已,别妄想取代师兄在我心中的地位晏天痕蛮有深意地看了藏地凤浪一眼。

藏地凤浪翻了个白眼

那家伙本来就是个鬼修,只不过多了些属于灵毓师兄的记忆而已,以前他不知道,后来我告诉他了,他居然就要和我闹脾气,也不看看是谁救了他。蔺玄之点点头,道:“真渣。”

藏地凤浪

讲真,他觉得长生对他有意见,还不止一点半点有了藏地凤浪的支持,万法正宗好歹緩解了不少,藏地凤浪百无聊赖地点化着煞气变成煞物,和其他煞物打在一起,而他则是坐在晏天痕和蔺玄之身边,看他们将小蓬莱上唯一一条逶迤盘旋着整个岛上的河流,都给用法宝抽干了。接着,重莲盏放了进去

同一时间,蔺玄之将很久之前从幽山之塚带出来的建木的一根枝条,随重莲盏一同放在了逶迤的河道正中间的那块土地上。

藏地凤浪托着下巴看着他们做着这一切,好奇道:“这是在做什么?那个树枝看起来有点儿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晏天痕说:过一会儿,你就躲在玄之的魂盘之中,不然的话,说不定会死得很惨。藏地凤浪警惕地盯着晏天痕,道:“你们要做什么?

晏天痕露齿一笑,道:“我们要……灭了九界。藏地凤浪:

揽月尊很快便传来了消息,说是已经悉数通知九界各个界主,而且他们已经决定放手一,并让蔺晏二人尽快动手。

蔺玄之拿岀锻刻笔,隔空轻轻一划,便将夭空中那将太阳遮掩的丝亳不见的浓厚煞气,划开了一个细细的口子,紧接着,他又将来自太阳的天然光辉用特殊的秘法引到了这已经干涸的河道之中。

星星点点的气流很快便漫灌了整条曲折蜿蜒像是地图一样的河道,且一眨眼的功夫,这些气流竟是凝成了实体的水流,哗啦啦地冲入了河道之中,从四面八方朝着正中央的那片土地汇蒲玄之往后面身形不稳地退了一步。

晏天痕连忙扶住了他。

可还好?

无妨

藏地凤浪抿了抿唇。

虽然蔺玄之方才那一手,看起来极为轻松,但也只是看起来罢了,实际上,恐怕那一招足以将他体内的灵气耗尽。

日华落入阵眼,原本看起来有些枯萎的建木树枝,竟是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了根,且朝着土地扒了过去

建木!“藏地凤浪瞪大眼睛,惊呼出声。

叫师兄。”晏天痕道:“别没大没小。

藏地凤浪习惯性地"哦"了一声,然后露出了一个无语的表情与此同时,当那些日华水流流动的时候,九界大陆各个界土地下面的阵法,也随着各界界主听令施法而被开启。

若是对九界地形非常熟悉之人见到,便能惊异地发现,小蓬莱的那些河道,竟是对应着九九界处处都能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大地在震颤,土地在不停地崩裂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那一条条雀矿中深埋在坚硬顽石之中的一块块原始雀灵,竟然从中分离出来,且了什么力量的牵引,齐齐朝着相同的位置飞了过去。雀灵漫天飞,红的,橙色的,青色的

一条条横贯界内的雀灵搭成的桥,就这样在短短几炷香的时间内,便呈现在九界所有道修的面前。

“这…这到底是什么阵法?”

“好生厉害啊!

“我已经感觉到强大的灵气阵了,我的修为竟是增加了!“快看!快看那些煞物,已经被灵气给冲碎了!煞气被逼退了一袭,太好了,这招数有用!

“我们有救了,九界有救了!

第772章 结束与新的开始【完结章

这招数当然是有用的,否则道祖也不会将这一招藏着掖着当成最后一招,只等着迫不得已的时候再启用

雀灵堆积的桥越发抬高,转眼之间,已经到了空中。时机一到,九界各界界主都开始按照揽月尊的指引施法,让天地灵气悉数朝着雀灵聚拢而晏天痕和葙玄之站在小蓬莱上,引导日华进入大阵中央。大阵越发强悍,灵气如同狂风巨浪一般将煞气从地面朝着上空逼去,才不过片刻,地面上的煞气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

正在和煞物作战的人们,很快便发现他们的敌人莫名其妙就消失不见了,一个个都面面相觑地站在原地朝着四周张望着,生怕这些东西突然之间会卷土重来紫帝天都,晏重华和幽冥站在皇宫之巅,眺望着九界各界的护界大阵。幽冥略感欣慰地说道:“若是再这般下去,要不了三日,九界的杀气将会彻底被驱逐出去晏重华只是沉了沉眸子,道:“但九界也已经不是以前的九界了,甚至没有人知道,这的九界能够维持多长时间。”

幽冥扯了扯晏重华的袖子,说:“别想这么多嘛,反正先过了这一关再说。”晏重华看了看幽冥,说:“我倒不觉得这一关才是最难的,反倒是九界没了雀灵,没了灵气,怕是维持不了多久,到时候,九界的所有修士都会选择前去小世界求存,他们会掠夺小世界的灵气和资源,到时候,又是不知多少浩劫将至。幽冥耸了耸肩膀,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修真界本就是弱肉强食,谁拳头硬,谁就有话语权,若不是因为九界乃是帝制,等级分明,法度严明,不知这种事情,还会多出多少晏重华轻轻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

这护界大阵当真是厉害,还未等到阵法发挥出最强悍的实力,幕后推手屠风便已经坐不住阵磅礴冲天的煞气席卷着狂风从东北界跨过江海席卷了缥缈城,一路吞噬了上百人的性命,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几个瞬息之间就已经到了万法正宗数只双眼闪着紫色火焰的山海妖兽也悉数复活,它们每跑一步便是地动山摇之力,周身散发正浓浓的凶恶的煞气,所到之处草木不生,就连地上的爬虫都难逃厄运。煞物撑不住的时候,便是煞鬼出来为害人间。小山一样的山海妖兽一口便能喷出一道煞气火焰团,将一座村庄屠灭,晏天痕在小蓬莱上察觉到这一出,便当即给揽月尊传音,告诉他九界众人利用那雀灵大阵来消灭山海妖兽人类是难以和这种东西直接正面对抗的,必须利用灵阵方能让战损比降低到最小。股难闻的腥臭味儿传来。

藏地凤浪一下子站了起来,张望着四周,道:“师兄,圣人来了。“还是叫他屠风吧。蔺玄之道:“我不承认这样的圣人转眼之间,一个长发如墨的悉数被狂风吹到身后风中的男子,裹着大氅出现在了小蓬莱上他狰狞地笑了一下,抬起手便朝着那护界大阵的阵眼拍了过去,气流强悍,煞气狂肆,眼看着便要将代表着雀灵灵脉的河流打断。

正在此时,蔺晏二人同时出掌,将屠风的那一掌正面接住,且反手打到了一旁的山头上。“轰

巨响在耳边隆隆响起,山头就这么被炸得粉身碎骨屠风对着蔺玄之和晏天痕,冷冷咬牙切齿道:"你们两人,竟是要坏本尊好事晏天痕面无表情,道:“你可没什么资格自称本尊,那是道祖的称呼,有些人就算自认为成尊成圣,到了旁人眼中,也不过是个自以为是的玩意儿罢了。”屠风不怒反笑,道:“幽山灵毓,你自己本就是个煞修,却偏偏可笑地要和人类混成一团,人类这般脆弱,永生永世也无法脱离轮回之苦,若是成了煞神,便是不在五行六道之中,能够和日月星辰比肩而立!

晏天痕也是哈哈大笑几声,道:“你还想和日月星辰比肩?你可是知道,人们之所以崇拜日月星辰,不是因为它们永恒长存,而是因为它们能够给这世界带来光明和希望,雀灵的力量来自于太阳,人类对太阳的崇拜乃是天生的,你以为,你一个为了一己之私就让人间变成地狱的家伙,纵然得了永生,难不成在人们心理面,还能不朽吗?简直是在做梦啊!屠风脸色剧变,倏而变得狰狞起来,他捏紧了拳头,吼道:“你给我闭嘴!”紧接着,重重一拳便朝着晏天痕当头砸来。

藏地凤浪一跃而起,用尽全身力气将这一拳给接了下来,当即就被冲出去数百米,险些不留神掉在了河沟里面

蔺玄之见状,也不再保留,直接抽出止戈剑朝着屠风杀了过去过了几招之后,屠风惊异地发现,蔺玄之的修为已经不再是之前见到的样子,竟像是已经到了天阶。

不可能!"屠风危险地眯起眸子,一边接着蔺玄之步步紧逼的杀招,一边道:“你分明还是宗师境而已,怎可能这短短时间之内,突破到了天阶!蔺玄之冷静地一剑刺岀,看着居风狼狈闪躲,道:“这世上能迅速提升修为的,不只是煞修一道而已,方法多得是

接着,又是一剑。

又是一道令人心神震颤的声音响起,晏天痕朝着大阵一看,顿时便会心一笑。原来,东方界的那只山海妖兽,已经被引导雀灵大阵灵气最强悍的地方,不需要旁人动手就被那些灵气给屠戮殆尽了。

只要掌握了法子,接下来的行动,就变得简单许多。屠风也注意到了这点,明显慌了几分,步伐一乱,竟是被蔺玄之的剑气刺伤了肩膀。屠风迅速往后撤退,道:"你们用这种法子,乃是同归于尽之举!蔺玄之冷哼道:“纵然同归于尽,我们也绝不会让你得逞。说着,便又朝着他杀了过去。

两人都已经到达天阶,战场所到之处,皆是地动山摇,气场紊乱,万法正宗弟子见状,纷纷在先生们的带领下朝着四周躲避,以免被这一场战斗波及。屠风道:“你当真不愧是我兄长的亲传弟子,剑术比以前越发厉害了额。蔺玄之淡淡说道:“你却不像是师尊的亲弟弟,他那般品性高洁傲岸之人,竟是有你这等大逆不道的弟弟。”

哈哈哈哈哈!你说他品性高洁傲岸?″屠风竟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疯狂地笑了起来道:“他才是最会装模作样的那个人,他背地里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他不允许任何人说他半个字的不好,否则便要那人付出代价,他都是装出来的,装出来的而已!你当真以为,他是什么好东西!?

蔺玄之像是在看疯子似的看着居风,轻蔑地一笑,道:“曉你怎么污蔑师尊,但你要记得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抹杀师尊为了九界太平而魂飞魄散的付出。”那是他活该!“屠风狠厉地嘶吼:“谁叫他从头至尾都不将我放在眼中?谁叫他宁可喜欢个狗屁不懂的弟子,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我明明才是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他就是眼瞎!他就是该死,他这样的人,活着道貌岸然,死了才是一了百了。蔺玄之又禁不住笑了起来,道:“原来到了最后,你连他喜欢的人究竟是谁,都不知道还敢妄自说是最了解他的人,你哪儿来的自信?屠风闻言,顿时一愣。

“他心慕之人,究竟是谁?”

蔺玄之坏心眼地勾了勾唇,他看到了坐在高山之巅弹着无弦琴的道祖。止戈剑挽了个复杂而漂亮的剑花,天地之间的灵气悉数被带动,微妙的形成了一个绝对的平衡。

天地寂静

猛然,蔺玄之朝着屠风隔空一剑劈下,这一剑,带着蔺玄之毕生的修为和道法,从空中烈日中,引来一道强光,混着青金色的剑气,当头直直地从屠风天灵盖劈了下来。又是一声震天骇地的巨响。

震颤过后,被大阵困在其中不可移动身体的屠风竟是被直接劈成了一个浑身漆黑的焦人。无弦琴丝丝响起,这声音穿透了云层,极为动听,就连昆山凤凰都被吸引过来。若是亲眼所見,便能发现那无弦琴上竟是拉出了九条琴弦,每拨弹一下,九界的某一界上空的雀脉,就能在震颤之中瞬间投射下更强悍的灵气。而双手同时拔弄九条琴弦,九界的灵气便将悉数朝着煞气最浓重的地方冲去。这世上,煞气最浓重的,不就是屠风么。

屠风趴在地上,艰难地吐了口血

“你纵然厉害,却又敌不过天地之力。"蔺玄之负剑而立,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团东西,道:道祖心慕于谁,待到你见了道祖,再亲自问他吧。周围,万法正宗弟子已经探出脑袋,齐齐站在周围,待到蔺玄之转身离开,这些被压抑了许久的弟子们,不知在谁的一声吶喊之下,便蜂拥上前,对着地上那团动弹不得的家伙,拳打脚踢,极尽发泄。

蔺玄之回到了小蓬莱,和正在拨弄着大阵的晏天痕相视一笑。七日之后,天地之间的最后一抹煞气被灵气驱逐,天哭地裂悉数消失,九界重新归于平静是灵气稀薄了不知多少。"幽冥很是惆怅,哎了一声说道:“不少魔物都撑不住死了,那好歹是我的手下,再这么下去,我就成了光杆司令了。”晏重华说:“修士也死了不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今已经有很多人提议,让我们举界迁移,前往别的小世界寻求出路了。

爹,父王!"妟天痕拉着蔺玄之的手跑了进来,神色很是激动,道:“你们知道吗,建木长成了!”

“什么!“幽冥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没错,今日就已经长成了,在万法正宗那里,我和大哥试了试,完全可以撑开天顶了!晏重华也是一愣,道:“这么快?

蔺玄之点点头,道:“那日的护界大阵,其实有半数的灵气都被建木给吸收了,那可是整九界一半的灵气,所以轻而易举就长成了。

幽冥唏嘘不已,道:“你们两人,可已经是天阶了。”是啊。"晏天痕笑了笑,道:“所以我和大哥,准备离开这里,前去苍茫大陆寻找机缘。道祖曾在卷轴里面说,苍茫大陆有很多能够藴养雀灵的灵种,它们就像是火种一样,若是能够带回来,便能够重新让雀脉复活,这样,九界就依然是以前的九界了!“此话当真!"幽冥眼睛一亮

自然是真的。“来的是却是段宇阳,他身边跟着元天问。段宇阳挥了挥手中的扇子,笑着说:“道祖来自苍茫大陆,他说的话,当然不会是骗人的我和天问打算和阿痕他们一起去,毕竟已经是天阶了,再留在九界,也是等死。元天问的魂魄也已经悉数回归,他的修为自然也轻易回到了天阶。蔺玄之道:“我爹他们也打算一起去,我爹就快要生孩子了,九界如今的灵气,不适合他生产。”

幽冥眨眨眼,对妟重华道:“那我们也去吧。晏重华点点头,说:“九界就交给妟子璋吧,他一直都那么想当皇帝,也算是圆他的梦ˉ晏天痕抽了抽嘴角,心想,他父王可真是够坏的,将这么个残缺不全的九界,留给晏子璋,估计晏子璋能郁闷哭。

段宇阳有些激动地搓搓手,道:“苍茫大陆,定有不少风流人物和挑战等着我们,我当真是迫不及待了。

“是啊,我早就想去苍茫大陆了,没想到还有美梦成真的一天。"说到这里,晏天痕又扁了扁嘴巴,唉声叹气道:"可是我山明水秀的隐居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来啊!我怎么这么苦逼啊,老天爷是故意和我作对吧?

蔺玄之笑了笑,揉了揉晏天痕的发顶,道:“放心吧,会有那么一天的。两人相视一笑。

前路其实也没什么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