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另一个世界(大结局)(1 / 1)

神级狂婿 心跳畅想 2059 字 8天前

合同?

顾仙瑶以为自己听错了,仙瑶集团什么时候与裴家签过什么合同。

“你,没搞错?”

裴洋微微一笑:“合同,就是合同,这怎么可能搞错。”

“仙瑶集团将技术卖给裴家的合同,难道,顾总拿了钱,想要不承认?”

顾仙瑶衣服难以置信的表情,从裴洋手里接过合同,打开看了几眼,噗嗤笑出声。

“裴先生,仙瑶集团从不出手手里的专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份合同,是假的。”

“假的?”裴洋故作惊异,愤然起身:“看来,顾总是要裴家付诸公堂了。”

说罢,培养起身便走,留下顾仙瑶凌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裴洋自然知道这份合同无效,但,做做样子,还是有必要的。

很快,他就会把这份合同交给裴家,以此为理由,裴家便可以展开收购仙瑶集团的计划。

能不能吃得下仙瑶集团?裴洋完全没担心。

给顾仙瑶一点钱让她交出股份滚蛋,软的不吃,那就来硬的。

自然的,裴洋早已把损失三十亿的责任推给了别人,裴家一个不成器的家伙。能给裴洋背黑锅,是他的福气。

可,裴洋想不到的是,当他回到裴家,还没来得及说这件事,家主就要见他。

就在不久之前,京城里来了一个大人物,奉劝裴家最好不要招惹仙瑶集团。如果,仙瑶集团看上裴家的产业,也最好乖乖的交出来。

霸气,狂傲……

裴家主不知道仙瑶集团后面站着什么样的大人物,但他知道,京城来的这个神秘人,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让裴家万劫不复。

“仙瑶集团的事,以后不要再提。”

配家主只留下这样一句话,随即,让裴洋离开。

而此刻,一家私人飞机降落在凌城机场,从飞机上,走下一个金发女郎,提着一只银光闪闪的箱子。

“江先生,没想到你亲自来接机,真让人受宠若惊。”

金发女郎不卑不亢,微微行礼,散发着高贵的气质。

这一次来东方,他代表的,可是奥纳西斯家族。

要知道,在西方,就是一般的王室,见了奥纳西斯家族都要躬身行礼的。

不过,他面对的是江炎。

江炎面无表情,始终注视着金发女郎手里的银色箱子。

“东西在这里?”江炎问。

金发女郎微微颔首,却没有把箱子给江炎的意思。

“用这个换。”江炎拿出一只瓶子,里面装着奥纳西斯家族梦寐以求的小药丸。

“这……”金发女郎微微蹙眉:“金先生,就只有这么多?”

一个传承千年的奥纳西斯家族,其成员何其多,这一小瓶,怎么能够。

“现在,只有这么多,如果东西对,我会给剩下的。”江炎耸耸肩,一副你爱换不换的表情。

金发女郎纠结犹豫,可,他没有谈判的筹码。

最终,点了点头,缓缓的把箱子交到江炎手里。

金发女郎没有留下,转身上了飞机直接走了。

而江炎,回到车上,立即发开了箱子,取出黑色盒子。

江炎的呼吸游戏粗重,似乎明明之中有种感觉,只要打开这个盒子,天宰传承从何而来的秘密,就会迎刃而解。所有的秘密都会被解开,甚至,他还有种感觉,似乎,那只大鼎,就在某个方向。

缓缓地,迫不及待的,江炎把盒子打开。

盒子之中,缓缓飘出一团黑色烟雾。

江炎没有闪躲,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逐渐变得明亮。

甚至,越发的兴奋。

黑雾延绵不散,如同有灵性一般,在江炎面前不住的扭曲,变幻着各种形状。

“来,都给我……”

江炎喃喃自语,缓缓的张开口,将这一团比他脑袋还大的烟雾尽数吃了进去。

脸色逐渐发白,转而又变成奇黑无比。

明亮的眼眸,闪烁着摄人的光芒。

“我知道了,知道了……”

缓缓的闭上眼,就在这一瞬,江炎的脸色,恢复如初,只是,看起来不知多了点什么。

回到仙瑶集团,顾仙瑶一脸古怪的望着江炎。

他的丈夫,江炎,此刻,却给他一种不认识的错觉,仿佛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明明就在身边,但却如同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甚至,心中有些畏惧。

“你……”

“老婆,跟你说点事。”

江炎拉着顾仙瑶坐下,脸上,挂着微笑。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心里咯噔一声。顾仙瑶心,猛地揪了起来,微微的发颤。

“去一个你从没去过的地方,或许,我很快就会回来,或许,需要很久。”

很久……

具体多久,江炎也说不好,甚至,江炎不知道,那里,到底有什么。

但,江炎要去,必须要去。因为,这就是他的使命,一个天宰的使命。

还没等江炎动身,一个身着中山装的中年人已经到了凌城。

这个人,江炎必须见。

可以说,天宰与姬家皇室的所有联系,都需要经过这个人。

“那件东西,你找到了?”

中年人不苟言笑,一张扑克脸。

江炎点了点头,微微皱眉:“你好像对天宰的事,了解的不少。”

“如果,我说我也是天宰的一员,你信吗?”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句话,让江炎惊讶了。

他不怀疑中年人的话,能坐上这个位置,也没必要与江炎虚头巴脑的胡说八道。

“那么,你是不是要听我的号令?”江炎冷笑,虽然自己贵为天宰,可似乎还有很多事自己并不了解。

心中微微发颤:师父,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这一刹那,江炎心中忽然明亮起来,或许,他的师父,上一任天宰,还在人世。

中年不置可否。

江炎问:“师父他……”

“他在那等你。”中年明白江炎的意思。

江炎眉心一动:“我得到的,到底是什么?天宰的使命,是什么?”

中年端起茶杯,吟吟道:“你可曾想过,姬家,为什么能做主东方世界,为什么可以成为皇室。而是不姜家,又或者姚家。”

姜姚二姓与姬家一样,传承自母系氏族,可见其源远流长。

如今,姜姚二族虽然一言九鼎,但,相比皇权,也只是一个富家翁罢了。

“愿闻其详。”

“小子,想套我的话?”中年笑了,肌肉牵动,笑的很难看。

知道中年不会多说,看来,只有见了师父才能知道,这一切,都因何而起,又要何去何从。

“血脉传承,只有有机缘的人才能够承受。而你,则是上天选择的人。”

江炎起身离开,刚迈步,却突然驻足,中年的一句话,让他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来。

上天选择的人……

江炎微微颔首。

“这是幸,还是不幸?”

中年人默默不语,继续品茶。

江炎自语:“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转过头,望着江炎的背影,中年人放下茶杯,凝望着天边被烈焰烧过一般的火云。

“这小子,有悟性。或许,也只有他了。”

苍茫群山,江炎换了一身冲锋衣,脚上则是登山靴。

即便江炎这等体质,依旧气喘如牛。呼出的白气,转瞬之间就会变成冰凌一般。

寒风呼号,刮过脸庞被刀子扎破一般,撕裂的疼。

抬抬头,如眼是皑皑白雪,整个世界,只剩下白色。

“还能坚持?”江炎嘶吼着,扭过头,看向躬腰气喘的剑天。

剑天摆摆手,躬着腰点头,将手里的登山杖狠狠地 插进冰里。

带着剑天一起上山,是师父的意思。

而在上山之前,江炎已经把天宰的身份交给了布凡。

凌城,也变了。

北境战胜,那个代号十三的人,带着葛胜楠到了凌城,正式宣布皇族与北境军方与仙瑶集团的合作。

至此,普天之下,再也不会有人打仙瑶集团的主意。除非有人想与皇族做对。

山巅之上,江炎拉开一顶帐篷,空空如也。帐篷之内,残存着硬如石头的食物残渣。

“师父离开有些天了。”

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一处山洞,黑漆漆的,就像择人而噬的凶兽。

进入洞穴,江炎瞪大双眼,浑身俱颤,箭步冲了上去。

“师父……”

师父,已化为冰雕。

师父面前,是一张冻在冰中的一张纸。

徒儿,进入大鼎,到另外一个世界……

洋洋洒洒数千言,江炎的眉头紧锁,陷入沉吟。

这个世界,不是唯一的,或者说,这里的一切,都来自另一个世界,生物,文明……

大鼎,就是与另一个世界之间的通道。

天宰要做的,就是去往另一个世界,将这个通道完全封闭,两个世界之间,再也不会产生联系。

另一个世界,神魔共处。即便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个世界,也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翻手,便可覆灭一切。

按照江炎的理解,那个世界,是一个修真的世界。

而,这里,则是灵去气枯竭的一片区域。

“天宰……”剑天缓缓道:“那个世界,谁能证明它真的存在?”

“我认为,真的存在。”江炎摇了摇头:“这世上的所有生物,怕不是进化来的,而是从另一个世界而来。”

山洞深处,便是一口巨鼎。鼎口,有微微的光芒不住散射。

“到另一个世界,我们,还能回来吗?”

剑天犹豫了。

江炎沉默,为了这世界,去往另一个世界,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