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49)(1 / 1)

紧接着,设计院的好几个老师,也在群里艾特许识,恭喜她拿金奖。

许识一个一个地谢过去。

这一下,许识好像突然因为大家的聊天忙碌了起来,收着大家的祝福,她捧着手机,连午休都没有空,一直聊到下班颁奖。

依郁聆山的要求,去之前许识换了件裙子,说是要她成为全场最美的设计师。

美不美许识不知道,许识只知道自己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上台领奖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郁聆山也不知道坐在观众席的哪里,怎么也找不到。

她只能跟着队伍走,耳朵的作用也仅仅变成了捕捉自己的名字。

后来她拿到了自己的奖杯,也在这一刻,她终于找到了台下的郁聆山。

这位姐姐在鼓掌,一路从胸前鼓到了头顶,成功把许识鼓笑了。

领完奖许识没有马上离开,和一众选手还有一些老师在台下寒暄,还回答了媒体的几个问题。

前前后后花了许多时间,等回到郁聆山身边,许识累了。

她很想抱郁聆山,但是现在大庭广众的。

所以她只好留到回酒店再抱。

今天的第一声恭喜是郁聆山给的,最后一声恭喜也是郁聆山给的。

到了夜里,两人把手机丢床上,拿了吃的和喝的坐在落地窗边沙发上,欣赏夜景。

许识环着郁聆山的腰,郁聆山半个重量都在许识的肩上,两人相依偎着。

郁聆山手里拿着红酒,也意思性地和许识的饮料碰杯。

今天我看你在台上。郁聆山说到这儿,突然笑了声。

许识:怎么了?

郁聆山歪了一下脑袋,能好好看许识。

她捏捏许识的下巴:我好像在看着你长大。

许识笑,也发出思考的声音:算是吧,她又说:应该说你带着我长大。

郁聆山把许识的手握住:当初你陪我,现在我来陪你。

许识因为这句话触动了,她下意识就把郁聆山抱紧了些。

郁聆山动了动脑袋,头发和许识的衣服摩擦,发出了很轻的沙沙声。

此刻所有的安静都属于她们,如果没有天亮,许识很想就这么一直坐下去,她好喜欢郁聆山,和她一起干什么都可以,都很享受。

灯光很好看,月亮很好看,星星很好看,郁聆山最好看。

一段轻轻缓缓地吻过去,许识突然想到了什么。

郁聆山,许识坐直一些:我给你变魔术吧。

郁聆山挑了一下眉,肉眼可见的有兴趣:好啊,她问:变什么?

许识仰起下巴:当然不能先告诉你。

郁聆山笑着点头:ok。

许识站起来:你等下啊,我去准备一下。

说完许识就回房间了,在里头鼓捣了半天才出来,然后正儿八经地在桌边坐下,也不挨着郁聆山。

郁聆山手撑着玻璃桌看许识。

从她过来郁聆山就发现了,许识换了件长袖。

过于明显。

不过郁聆山不说。

许识把扑克牌拆出来,用非常笨拙的手法在手里一点点摊开:选一张。

郁聆山没忍住笑了一下,从参差不齐的一排牌里,随便抽了张。

好。许识自顾自说了这么一个字:给我。

郁聆山把扑克牌给许识。

许识把剩下的扑克牌放一边,咳了咳:看好了啊。

郁聆山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许识右手突然出现,还拿了个打火机。

郁聆山有些惊讶,也开始期待。

许识啪的一声把扑克牌点上,然后在桌上花里胡哨跟作法似的做了一堆手势,最后手一捂,突然把火心往郁聆山那边递。

郁聆山下意识就后退,但下一秒,她笑了起来。

许识手上的扑克牌不见了,变成了一朵玫瑰花。

哇郁聆山鼓掌:好厉害哦。

许识也笑起来:是不是有点土?

啊,呃,郁聆山把玫瑰花接过来,看起来很稀罕地说:我一点也没看出来,玫瑰花是从你的袖子里拿出来的。

许识瞬间大笑起来:干嘛啊。

郁聆山又问:所以选扑克牌的意义是?

许识莫名神气:混淆视听啊,你一开始一定以为我要变扑克牌的魔术吧,诶,我不是。

郁聆山被逗得笑起来,点头道:确实一开始误会了。

拿了玫瑰花,郁聆山才发现这是一朵真花,靠近还有淡淡的香味。

送我的吗?郁聆山问。

许识点头,表情有那么点的小得意:对啊,偷偷买的,你不知道,许识又说:给漂亮姐姐变魔术,当然要用真花。

郁聆山捏许识的脸:嘴甜啊。

玫瑰花的刺都处理了,花也很新鲜,确实想不到是什么时候偷偷准备的。

郁聆山亲了一下花瓣,再用花瓣亲吻许识的脸蛋。

不管土不土,不管有没有露馅,不管是魔术还是其他。

郁聆山对许识,永远喜欢。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陪伴,番外过几天~

第59章 番外

番外不散场

我昨天就说了不行,为什么今天还给我一样的东西?

郁聆山拿水果进房间时,正好听到许识说这么一句话。

她一手撑着桌边,另一只手摸着鼠标,皱着眉看着电脑。

郁聆山开门开得轻,见状也就不打扰,悄悄地,当作没有来过,再把水果盘端了出去。

妈妈正坐在餐桌上择菜,见郁聆山不到一分钟又出来了,手里的东西一点没有变,她抬头问了声:怎么了?

郁聆山把果盘放在桌上:教训下属呢,她把椅子拉开,在妈妈对面坐下:好凶哦。

妈妈笑了起来,摇摇头:当领导咯。

郁聆山补上:不一样咯。

许识出来已经是十多分钟之后的事了,彼时郁聆山和妈妈已经换了个事,正在剥豆子。

两人听到走廊那边的声响,默契地抬头对视一眼,郁聆山再快速往许识方向瞟一眼,又迅速把眼神收回来。

妈妈低头笑了笑。

怎么了?

许识过来就察觉到不对了,她拉开椅子在郁聆山身边坐下,顺手也捞了一把豆子开始剥。

郁聆山问:工作怎么了?

许识摇头:没事,一个稿子好几天没弄好。

郁聆山啊了声,把果盘挪过来,亲手扎了个最红的西瓜递给许识:许老师辛苦了。

许识笑起来:不辛苦。

妈妈也跟着笑,但不等许老师吃西瓜,妈妈就说:不辛苦去厨房把火关了。

许老师对郁聆山撅嘴。

郁聆山:去吧。

许老师不知道该和谁撅嘴。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两人早几天就已经请好假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会回家。

郁聆山还和许识商量好了,今天把午饭和晚饭都包下。

就是没想到啊,回来是回来了,工作也带回来了。

郁聆山一边说,一边把果盘推过去给我们许老师,真不知道她是在讽刺呢,还是在伺候。

许识能说什么,她确实是一早上都往房间跑。

哈哈,许识笑了一下:那我做午饭嘛。

妈妈笑了笑:没那么条条框框,工作带回来就带回来了,妈妈和蔼地把果盘里的签子放到许识面前:但是今天汤是我煮的,刚刚空心菜我择,呐,这个豆子也快剥完了。

郁聆山笑出了声音。

许识对自己撅嘴好了。

许识觉得,自从这位姐姐来了家里,她在家的地位逐渐下降。

本来妈妈也没那么阴阳怪气的,郁聆山来了之后,妈妈本事见长,一家子疯狂郁化。

正好豆子剥完,郁聆山定的花也到了。

她从送货员手里接过花,转头就递给了妈妈。

生日快乐阿姨,永远年轻漂亮。

妈妈笑得十分开心,接过花嘴里哎哟一声:破费了,不是给了条项链吗,还买什么花啊。

许识说:玫瑰花。

妈妈笑:我看得出来。

虽然许识那么说了,但中午饭郁聆山还是给她搭了好几把手。

两人不仅准备了花和玫瑰,吃饭的时候,也把藏在冰箱里的小蛋糕拿了出来。

又是一份小惊喜,妈妈笑得眼睛都要没了。

等蛋糕上的图案显现出来,许识补了句:我跟你说哦妈,这个蛋糕郁聆山亲手做的。

妈妈惊讶了:这么厉害啊,很好看啊。

许识仿佛这玩意儿是自己做的,开始输出:也很好吃,代糖的,知道你不能吃糖,昨天做了一晚上呢。

妈妈:太有心了。

郁聆山:阿姨一年就过一次生日,只够我发挥一次。

许识委屈了:我生日你为什么不给我做?

郁聆山:我做的饭喂狗了?

许识笑起来,得寸进尺:那没有蛋糕。

郁聆山:要啥自行车。

本来这段与妈妈无关的,郁聆山一句自行车,瞬间把妈妈逗乐了。

她还对许识说:郁老师真幽默哈。

许识:可不。

三个人吃了午饭,收拾了一番就出门看电影了。

一场文艺片,把许识和妈妈哭得不行,郁聆山在旁边忙着递纸巾。

从电影院出来,郁聆山以为两人还要好一会儿才会缓过来,没想到就一个扶梯的时间,两人就好了。

还是妈妈先停下的,她指着楼下一个服装店,大手一挥:走,我给你们买裙子穿。

许识愣了一下:突然买裙子?

郁聆山也疑惑:突然买裙子?

妈妈:对,突然买裙子。

许识很早以前和郁聆山聊过她的小时候,有件事就是她妈妈特别喜欢打扮她,但后来,大概是初中吧,许识懂事了,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就不要妈妈买了。

两人大概是突然懂了,相视一笑,异口同声:走。

妈妈在买衣服方面可谓精挑细选,在商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两人的小裙子买下来。

累是累,但快乐是真的快乐,上了车,嘴里还叨叨着:晚上就穿给我看。

晚饭大家决定吃牛排,但妈妈不让许识做了,嘴上是嫌弃许识做的没她好吃,但许识知道妈妈怕她太累了。

郁聆山买了很多小灯和蜡烛,晚餐时间桌上再次庆祝妈妈生日快乐。

喝点酒吗?妈妈说着就站了起来:小识说你挺喜欢喝酒的,我去拿。

郁聆山问:那她呢?

妈妈问许识:你喝吗?

许识咽了一下口水,马上摆手:不了。

上次的阴影还在来着。

所以

什么阴影呢?

大概几个月前吧,她工作室一个大合作成了,郁聆山借着庆祝为由,非要她喝酒。

下面可就非常精彩了,可能是喝得有点猛,不到半小时许识人就懵了。

而通过郁聆山手机里的录像,许识干了以下几件事。

她一直巴着郁聆山对郁聆山说我爱你,自己说了还不够,也让郁聆山说爱她,但因为郁聆山是笑着说的,她莫名其妙感到委屈,哭到不行,黏着郁聆山说了清醒的时候绝对不可能说的情话。

不断在深情和油腻的边缘徘徊。

虽然发生了一些该发生的事打断了她的情话,但这一点也不影响第二天许识看到这些,抠出大别野。

太尴尬了。

什么东西啊。

郁聆山大概也想到这件事了,低着头默默笑着,等妈妈去拿酒了,嘴里悠悠说一句:你是月亮,我是星星,我每天都因为你唔

许识捂住了郁聆山的嘴:求求你。

郁聆山笑到不行。

许识的酒量大概是随了爸爸,一点没有妈妈的样子。

这俩一个晚上干了一瓶酒,一点感觉都没有,许识拿着椰汁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后来两人应妈妈的要求把裙子换上。

妈妈给郁聆山挑的是长款的吊带包臀裙,给许识挑的浅白色短裙,一黑一白虽然风格不同,倒是搭的很。

三个人在阳台吹了会儿风,妈妈突然一个一时兴起,把仓库里那把陈年的电子琴拿了出来。

索性还能用,妈妈弹了几个键后问:你们会跳舞吗?

许识郁聆山对视一眼。

许识:不会。

郁聆山:会点。

许识就知道郁聆山肯定是会的,这位姐姐以前多会玩啊,什么不会,切。

郁聆山好像听到了许识心里的话,捏捏许识的脸:我教你。

许识:哦。

郁聆山:要不要?

许识:要呗。

这边在试着跳,妈妈那边在试着弹。

好久没有碰,手有点生,她从平板上搜了一个谱,试着试着就弹了起来。

许识学习能力强,郁聆山教的是简单的舞步,这边两人也很快上手。

跳着跳着,在郁聆山往后进一步时,空气中的音突然变了个调。

多巧,也正是这个错误的节点,许识也跳错了,踩到了郁聆山的脚。

三个人同时停下,也同时笑了起来。

九点多的夜,有郁聆山这轮月亮,也有许识这颗星星,音乐轻轻缓缓,脚步一点一挪,时间曲调拉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