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70)(1 / 1)

顾昭歪头,那崽崽在哪呢?

我是从雌父的肚子里出来哒,崽崽不在里边吗?他在哪儿呢?好奇的小雌虫伸出一对小触角探了探休的肚子。

休被自家崽问得略微语顿。

别闹你雌父。顾敛一把抱起不安分的崽子,在我这,雄父还没把虫崽放进你雌父的肚子里。

顾昭眨巴眼,抬头望着顾敛,那什么时候放进去呢?今晚吗?崽崽是怎么放进去的?雌父会疼吗?

求知的虫崽,如同十万个为什么。

我想看雄父给雌父放崽崽!

休脸色微红。

顾敛掠了不自然的虫子一眼,果断将虫崽扔给霍兹医生,不行。

你今天的训练做完了吗?顾敛看着虫崽问,有跟米歇尔叔叔好好训练吗?

听到米歇尔的名字,顾昭的唇瞬间瘪了下来。他撩开小虎牙,正想跟自己的雄父争取几句,但下一秒他的雄父就彻底断绝了他的希望。

没在米歇尔那里拿到优,晚上就不准跟你雌父睡。

虎牙一缩,兴奋的小触角瞬间萎了。不敢反抗的小雌虫呜呜咽咽、泪眼汪汪,极其不甘心地被霍兹医生给抱去了军部。

小雌虫刚走,顾敛就拿出通讯器。

几乎是瞬间,一条通讯抵达,【】

雄主您在联系谁休坐在床边问。

米歇尔。

当晚,没有拿到优的小雌虫泪眼汪汪地去睡了自己的小床。而隔了一条走廊的房间里,他的雄父正独占着他的雌父履行白天的诺言。

触手滚烫,能量交互。

寂静中,声色起伏。

早已疲倦的休眼尾通红,可SSS级的雄虫精神能量和体力都不容小视。

休哈了口气,忍不住问,雄主,您是怎么突然冲破了SSS级?

虫子的眼中充满求知的**。

顾敛的眸色深邃,这个时候还有精力关心他的能量等级?

望着不专心的虫子,他的手从对方的颤栗喉结顺着积着汗的锁骨滑到小腹。

想知道?上挑的尾音,低哑迷人。

气息紊乱,休呜咽,想。

因为这里。

食指在小腹处随意地刮摩了几下,深黑的眸子侵略性十足。顾敛的唇角微扬,你的功劳。

分明雄虫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语,然而雌虫的一双眸子却因为简单的两三句被拨撩得湿红绮

被拨撩得局促,但休并没有闪躲伸手搂住顾敛的脖子。

滚烫的温度敛入水光,眼眸荡漾,如果这样对您有利。

请您

继续灌溉。

*

在全虫族的期盼和持续的灌溉下,一颗虫蛋悄无声息地孕育在休的腹中。

小虫蛋很健康。霍兹医生收起检测工具。

检查完毕,一旁的小雌虫便迫不及待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跳到休的身边。漂亮乌黑的大眼一转不转地盯着自家雌父的肚子,小心翼翼伸手摸了过去。

就在小手抚上肚子的瞬间,隔着肚皮,感受到兄长的喜爱般蛋温顺地蹭了下。

崽、崽崽!雌父,崽崽亲了我!小雌虫瞪大了眼,激动地小脸涨红。重复道,雌父,崽崽亲了我!

是的。休看着高兴过头的小雌虫,笑道,昭昭也可以亲亲崽崽。

听到雌父的话,乌黑的大眼溜转了圈。然后用力眨了下,像是鼓起勇气了般,顾昭走了休的面前。小小的雌虫以骑士的姿态,半跪在自家雌父的面前。

闭上双眼,紧张得羽翼般的睫毛乱飞。他下意识屏住呼吸,嘟起唇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

柔软的唇触碰到肚皮的刹那后,长睫颤动,小雌虫睁眼,透亮的眸子盛满喜悦的光。亲了又亲,顾昭露出灿烂的笑。

我会保护好雌父和崽崽的!

四个月后虫蛋出生,在顾昭自告奋勇的照顾下,一只小雄虫破壳而出。

小家伙是只漂亮的小雄虫,一出生就有着一头金灿灿柔软的头发和一双冰蓝色清澈的眼睛。和顾昭的活泼顽皮不同,小雄崽乖巧又安静,此刻正抱着一颗比脑袋还大的乳果窝在休的吮吸着。

雄主,这是我们的崽崽。休抬头,眸色温柔地望着顾敛,您要抱一下吗?

好。顾敛伸手接过虫崽。

小家伙正吮吸得开心,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从雌父的怀中离开。淡粉色的小嘴不断努动着,蓝汪汪的眸子因为乳果的香甜舒适地眯成一条缝隙。

呼呲呼呲

配合着嘴里的呼吸,小爪子欢快地做着抓合动作。

顾敛垂眸,与吃开心了睁眼抬眸的虫崽对视了个正着。

大眼对小眼,下一秒,抱着乳果的小爪子就突然开始颤抖。望着自家雄父的脸,冰蓝色的眸子往下一弯,眼中瞬间积满可怜巴巴的泪水。

怕生的小虫崽瘪嘴,颤抖着爪子,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雄、雄主,可能小虫崽太小了兵荒马乱,休急忙哄着小虫崽。

刚雌父哄好,但一瞧见自家雄父,小虫崽子又哇哇哭了起来。

顾敛没有说话,休却忍不住掉汗。

分明昭昭就从小喜欢粘着雄主,为什么到第二只崽这里看到雄主就哭呢?

雄主,以后崽崽学会认虫了就好了。

没事。顾敛淡淡道,抱着哇哇大哭的崽子端详了会。

半响后,出声,像你。

像他?

瞳色和发色像,其他地方倒是像您。休道。

顾敛点了滴虫崽冰蓝色眸子下泪水,唇角微勾,爱哭这点像。

顿时,休脸色通红。

抿唇,长眉轻皱,雄主,我不爱哭。

好。

顾敛噙着笑,靠近,将那滴泪水抹在休的眼角,轻声道,那今晚就别哭。

*

这是个没有顾敛的世界。

是个全然不同的世界,虫族最终走向了灭亡,沦为亚虫族的战俘。绝望笼罩了整个族群,亚虫族成为了短暂的主宰可惜好景不长变异虫失去控制,将亚虫族反噬。两族几近灭族,一切生灵涂炭。

休从梦中惊醒时,浑身颤栗。

他感到血液倒流,深入骨髓的绝望感和死亡气息汹涌地要将他掩埋。

怎么了?

敏锐地感受到虫子不安颤栗的精神能量,顾敛苏醒过来,一手搂住休的腰。

雄主,我做了一个梦休将这场恐怖的梦讲述给顾敛听。

在那个生灵涂炭、到处都弥漫着绝望的梦境中。为了族群,他和上将等虫带领着虫族和亚虫族疯狂厮杀,用了几近灭族的代价才战胜了变异虫。

可尽管胜利了,休依旧能感受到自己的绝望和悲怆。

那里是冰冷的阳光、血腥的大地,没有一处能温暖起心脏。那里,没有他的虫崽,更没有顾敛。

雄主,那是梦对吗?

顾敛轻吻过他的额头,陈述道,是的,那只是梦。

一场他没有抵达的梦。

冰蓝色的眸色下藏着巨大的不安,休还没从这场地狱般真实的梦境里走出来。看着顾敛,他忍不住问,雄主,您会在哪?

如果顾敛从未来过他的世界,那顾敛会在哪?

如果深渊底连一道冰冷的光都不曾漏下,那他又会在哪?

顾敛看出了休的不安,他握住休的手。

是紧紧的十指相扣,休格兰特。

被唤的休望着顾敛,冰冷的心脏奇异般地逐渐回暖。

休比任何虫的清楚:顾敛是一道光,一道从天而降的光,一道冰冷得似乎散失了温度的光,然而就是这样冰冷的光却他带来了温暖,源源不断的温暖。

就像此刻,他听到顾敛说:

我在这。

就算虫族灭亡、世界崩塌,下一个世界我也会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