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8)(1 / 1)

纵里千横眉头紧锁道:不好!

他赶忙道:阁主,恐怕苏见深和公子怀已经

只听他话未说完,地上不知何时落下了那副《不留官夜宴图》,而苏见深和公子怀也在这一瞬间从画中而出,灵光乍现。

江淮左见此状,早已猜到一二,只恨当时自己婆婆妈妈,竟没将此物毁掉!

纵里千横咬牙恨道:楼主,这个余斩涯与他们是一伙的!他身上的毒也是余斩涯所解!

公子怀缓缓道:既然知道了长生不灭像,我也没必要与你们周旋。

江淮左心中恨余斩涯骗他,凝聚灵力一掌挥向他二人。

苏见深修炼不深,虽有些底子,可江淮左这一掌受了十分的力,他虽一剑已然劈开,可终究有些承受不住,缓缓后退两步,顺道呕了一口血。

他咬牙,抹开嘴角的血,神色愤然道:你杀我师父,又企图残害百姓,今日这仇,我便是死也要报!

他低首,默念术诀,将平生所学尽数灌注到这一剑中,长剑缓缓悬在半空,倾尽了他全部的心力。

可他到底修为不深,这一剑却被江淮左回击了回来,纵里千横见状,□□而去,一掌劈向苏见深与公子怀二人。

公子怀长袖一挥,便挡了回去,而苏见深灵力稀薄,昏了过去。

江淮左见状,微眯眼道:那日果然是你

公子怀并不否认:要杀你,何须我亲自动手。

他上前缓缓,眼中寒意决绝道:十年前,你派花妖,杀我兄,弑我父,这一仇,我发过誓,必要你拿命来赔!

这一刻,江淮左似乎想通了近日来发生的一切,眯眼看他道:原来是你将长生不灭像丢失的消息告诉了坐忘宗的那些蠢道士,那日我盗走长生不灭像,与你交手,我虽逃走,可已身负重伤,我一直猜想此人会不会是你,今日方知晓,果然是你,你布局这一切,为的是一招借刀杀人

他哈哈大笑道:你想杀我,可却不知我身在何处,便故意将消息走漏给坐忘宗的人,想借他们的手来杀我,可却没想到那个老道士竟然失手与我哈哈

江淮左低头看向已昏迷的苏见深道:他可曾知晓这一切若是知道自己的至交好友,竟是杀死师父的真正元凶,可会原谅你看来,我需得叫醒他,要他知道这事情始末,免得他报错了仇。

公子怀眼中杀意波动:可惜,你没机会了

只见他手腕间的七弦镯发出清脆的铃声,灵光在一声声中形成一道巨大的长剑,悬在半空中的蛟明神珠,竟渐渐从长生不灭像胸口中缓缓飞入了公子怀的掌心中。

他收下蛟明神珠,缓缓道:此物我既然给得了也收得回。

蛟明神珠的力量,江淮左自然知道,如今落到他手中,心中难免有所忌惮,语气略缓,问道:你要如何

自然是杀了你

灵剑已破竹之势劈向江淮左,他已灵力而挡,却没撑多久,便成了难抵之态!

人呢!江淮左双眼赤红怒道!

你以为现在还有谁来帮你

长剑终是将江淮左贯穿,这世上,有些秘密,终究是永远无人知晓。

有人身在炼狱,有人身在阳间,黑与白之中,终归有人负重前行。

第30章 结局

如今长生不灭像已经被找回,三天界也安康太平,你,可有什么打算?

这是回去之后,苏见深第一次来公子府找他,天色已晚,远处有些吵闹,原是公子府的仆人正忙着掌灯。

水廊下,公子怀倚靠在栏边,向下投食,水下的锦鲤争相扑食,他见苏见深不说话,侧头问道:还打算留在坐忘宗?

其实苏见深自己也想不明白,依照师父的意思,办完此事便可离开坐忘宗,他从前从没想过要离开坐忘宗,如今这个念头既然生起,便怎么也放不下去了。

很早之前,他就明白,自己压根不是什么修仙修道的苗子。

他勤恳修炼,为的只是师父的一声好。

或许正是因为知道这些,贤明大师才会叫他离开坐忘宗。

好半天,苏见深才开口:我不知道。

他的言语中透露着迷茫:我不知道我该去哪。

离开三天界吧。公子怀放下食盘,缓缓道:听闻三天界外有一个不周岛,海上繁花千年不谢,青松万年长春,有玉树琼林,以珊瑚为枝,碧玉为叶,花开时节,有如人间仙境,倘若

他话音一顿,看向苏见深,眼眸掩在那忽明忽暗的月色里,一瞬亮得夺目,一瞬又暗如深潭:倘若你无处可去,不若与我一同归隐凡尘,泛舟仙海,如何?

那细如眉尖的月牙倒影在他的眸子里,折射出星点般的光,在那星星点点的光影里,苏见深看见了自己的影子,他咧嘴扬眉,正冲着公子怀笑。

苏见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觉得奇怪,因为他并没有笑,映在公子怀眸子里的那个笑脸,在那回神的须臾片刻中,渐渐消失。

他恍惚明白过来,透过那双眸,他恍恍惚惚看见的那个虚影,其实是最真实的自己。

公子怀眼中星光更甚,声音明朗:此生路途遥遥,山水迢迢,能与一人品茶,饮酒,泛舟湖上,笑侃人生,也不失为一桩幸事,长留以为如何?

苏见深望着他,几乎是在他说完话的那一瞬间,便紧跟着道了一声:好。

苏见深回的这样毫不犹豫,倒叫公子怀愣住了:好

苏见深仍是一个字:好。

公子怀靠着石墩哈哈一笑,笑声放肆且快活,有如心中长愿已解,远处灯笼随风摇曳,那些不可言说的秘密,终将随风飘散。

长留,我的罪,我的孽,我愿用我的余生来偿还。